tumblr_m17s2z8cet1qkzy45o1_r2_500  

最近人气不断上升的男子团体 B1A4 与 10Asia 进行了专访!

我的名字是 CNU。我的真名是申东佑。
我在1991年6月16日出生。有一个大我5岁的姐姐。
我第一次听到 "Baby I’m Sorry" 的时候很惊讶。在出道前我就看著振永创作歌曲,但这是第一次让人惊讶,并感觉到他在放了很多努力在这首歌上。整个感觉和他其他的创作曲完全不一样。我觉得他可以做到,因为他是 B1A4 的成员,他知道怎样的音乐能和我们的概念符合。
当 "O.K" 和 "Beautiful Target" 给人一种表白他们的爱的感觉时,"Baby I’m Sorry" 是关於分手。这首歌,透过我们的表情来表达出歌词的意思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所以我们练习时会用摄影机来拍下检查。


要指出哪名成员「不是」好的舞者是很困难的。我想是因为我们真的很努力去弥补不足。好吧!如果我一定要选一个人的话(看向灿多)…(笑)
当我要用橡皮筋把头发绑起来时,我有过一些情绪困扰。因为我们的舞步蛮快而且活泼,所以我需要用发夹把发型固定,因此在洗澡前需要一个一个的拿下来。现在比之前舒服多了。
我在高中时曾经组过一个叫 "Gepgoal"(韩文的罗马发音) 的乐团。他是其中一名团员的昵称,因为那时候我们想不到其他名字所以就用了这个。那时候,我们都觉得我们的团名有一种强烈的影响(笑)。我们尝试过去想一个意义给那个名字,但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应该跟他们说这名字没什麼意义。老实说,我参加乐团是因为我喜欢音乐,没有其他原因,那时候的我完全充满了摇滚精神。


可是,我不觉得我应该把自己投入在摇滚乐团。我的兴趣是音乐和跳舞,所以我决定我应该要成为歌手。
我曾经对灿多和攻灿进行过隐藏摄影机。Baro 和我首先假装在吵架,然后我们公司的理事假装因此很生气而骂我们,当灿多进来(练习室) 的时候,一脸「发生什麼事了?」的样子,然后在我们旁边跪下来了。理事继续装作很生气,还叫我们重演一次打架的那一幕,然后 Baro 和我就互相说对方,像是「你这只松鼠」、「你看起来像只熊」、「你笨死了」和「你更笨」等等的,完全不符合逻辑,然后看到灿多因为这样而坐下时就觉得很有趣(笑)。而攻灿因为很会看眼色而没有被我们骗到。


每次有事情发生的时候,Baro 都会稍稍地闭上眼睛。看到他轻轻地深呼吸和和发抖时就觉得他真的很可爱。
公司答应我们只要在音乐节目拿到一位就可以换新的宿舍。我觉得这很好,因为会有更多的浴室,现在我们只有一个浴室,每次洗的时候都要花很长的时间。我想如果我们多了一间浴室,有人可以直接睡在那里。(笑)


我的名字是振永,全名是郑振永。
我在1991年11月18日出生。我姐姐比我大两岁。


当我在上演技课和准备进大学的时候,我参加了组合的试镜。一名现在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网上看到我的照片后就叫我去参加徵选。我真的很喜欢公司给我的温暖和真实的形象。(笑) 我给工作人员看了我用来准备大学入学试的东西,并唱了李笛的 "It’s Fortunate"。


当我把头发用喷雾染成红色时,我记得每次我洗头的时候,水都会变成血红色。当我彩排或是事前录制时流汗,我的脸都会布满血红色的水。我想这是一种悲伤因为那颜色真的很漂**aro:当我们在游泳池拍摄的时候我吓到了。当我在他旁边洗澡时,我以为我的身体流血了…)


我没有想过我写的 "Baby I’m Sorry" 会被选为主打曲。我只是告诉成员这是我刚创作的歌曲,然后他们的反应非常好,所以就成了我们我主打曲。


当我在录音时指导其他人时,花了我一些时间。(灿多乱入:你进了录音室就没办法出来了。Baro 也乱入:真的? 我马上就出来了。) 我可以就这样让事情过了,可是为了歌曲的质量,我想一首一首地录制,总括来说,所有人录制他们的部分都很快,但灿多就…(大笑) 我觉得他会比较久是因为他的部分比其他人的难,而他也成功做到了。


半夜的时候我也会做一些小吃给成员们,像是橄榄油意大利面和泡菜汤。好几次我尝试了新的菜单给他们吃,全部的反应都很好。
我是演生病非常有经验的演员。有一次 CNU 做成员们的隐藏摄影机时,我很自然地展现我的晕眩的演技,然后大叫我胸部很痛,我叫 Baro 快点去拿药给我。「CNU! 你记得我常常带著的药,巧克力牛奶!」,这是关於方法演技。(笑) 我们每个人都互相开了很多玩笑,特别是隐藏摄影机,所以每次从浴室出来都要很小心,我们常在一个人离开房间后计划一些事情。


如果我们在音乐节目赢了,我们决定尝试做「B1A4 汉堡」(就是人叠人的意思)。我们会用游戏来决定谁是最下面的那个。
灿多可以在桑拿若无其事地进到非常热的水。我试过几次跟他进去,以为那是可以接受的温度,我还试过一直把水的温度调高,可是他说还不错。(灿多:说真的,宿舍水的温度很难让我觉得热。)

我的名字是灿多。我的真名是季征桓。
我在1992年3月20日出生。我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姐姐。


大家认为我的头很大是因为我有很多头发。你有想过如果我留了像 CNU 一样的长发,我的头会看起来大了两倍吗?
我加入 B1A4 时的头型是不对称的。(Baro 乱入:有吗? 我以为你的头发只是很浓密。) 我那样剪了以后它很快又长出来了,我不觉得其他成员们会记得,嗯…(攻灿乱入:那是季征桓。) 对,说得对。季征桓和灿多是两个不同的人。(大笑)


成员们对我开玩笑和隐藏摄影机是最不好的时候。我在宿舍里听到有声音,然后看到振永在地上。我觉得那真的很严重,成员们也叫我背他,当我要这样做的时候,我就听到他笑了,那时候才知道我被骗了。(振永:我只是用手拍了下地板和慢慢地躺下。)
我也很会演生病。(笑) 感谢这个,我在小学的时候好几次都不用上学。我记得幼稚园的时候获得教训了,因为我假装生病而去了看医生,医生把一支很大的针放在我的背后! 我甚至没办法解释,我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能坐在那里泪流满脸。


我记得我小时候在游乐园有过一次意外,当我坐在一条绳上时它断开了。你要把绳子绑好在自己身边和翻起它。在意外发生前,我看到胶绳断开了,因为太老旧,在那一物,当我觉得有什麼不对劲的时候,绳子已经断开,而我也向下跌。我的父母向负责人提出了投诉,自此以后,我就不相信任何需要把自己用一条绳子绑起来的东西。


我喜欢打棒球但要让我看别人打我会觉得无聊。我不太清楚职业棒球队,但我不喜欢韩火鹰队 (Hanhwa Eagles)。当我去釜山的棒球场看球赛时,每次他们对乐天巨人都会赢。有一次我很生气,然后我告诉自己不会再去看球赛了,因为韩火鹰队。不久后我发现 CNU 是那一队的球迷。(笑) (CNU:我不懂他为什麼要这样对他们。)
最近我因为攻灿那敏锐的感官而很怕他。每次我们在玩黑手党游戏时,他只是看了一看然后就可以指出谁是间谍,那真的好可怕!


我煮饭很厉害的。当我负责煮东西的时候,我们可以吃到软硬适中的饭,但当其他成员负责时,不是太硬就是太乾。(振永:我承认! 他真的很会控制水的份量。)


我的名字是 Baro。我的真名是车善玗,而我也是 B1A4 中唯一一名血型是 B 的成员。
我在1992年9月5日出生。我有一个刚念高中的妹妹。


我创作了我们歌曲中的所有 rap 词。 我是那种随著感觉来写词的人,所以当我隔天听我新写好的歌词,会有不同的感觉,然后会一直修正到我觉得可以为止。但有时候我会把以前写的词和最近写的词放在一起,我只会在我没有更好的东西时才会这样做!
这是我高中后第一次把头发剪这麼短。我觉得短发更适合我,而且洗澡的时候真的很舒服,我最多只需要三分钟就可以洗完和弄乾我的头发(大笑)。当我还是金发时期,我的头发不会乾这麼快,而且头皮也不好。现在,我觉得很清爽。


我常梦想成为一名演员。我在高中的时候从来没有好好地学习,因为我觉得只有在首尔的大学念演技是唯一一个成为演员的方法。我停止听音乐和玩游戏的生活方式,开始努力念书,大概…一个月?(大笑) 我得到更好的成绩,并在班里是前面的排名。


我去公司徵选时,妈妈帮了我很多。她带我去看了皮肤科医生和买新衣服给我,我想那是她第一次买这麼贵的东西给我。


我是第一个被选为 B1A4 的成员。你们可以叫我第一名成员。(笑) (灿多乱入:第一? 那我要叫你前辈吗?) 我秘密地看了振永的试镜,他演 "Gong Gal" 演得很好。(振永:你是说「孔吉」吗?) 啊,我弄错了一些东西,那电影是叫「王与我」吗?(CNU:(笑) 那是「王的男人」/灿多再度乱入:第一名成员,你怎麼了? 你平常很聪明的。) 总之,我很沉浸在他演的角色里,看起来很帅。所以我说服公司的工作人员去选他,而且他有著好看的外表。


我们经常以「剪刀石头布」来决定谁先去洗澡。赢了先去洗澡是很好的事情,但我觉得次序常常倒转了,所有成员都会轮著第一个洗澡。


当我或是灿多负责煮东西的时候,成员们都不喜欢。我们都不会煮,所以他们就直接叫我们带即食的东西回去。在「一周偶像」吃到灿多准备的食物,我真的非常惊讶。
我们的隐藏摄影机会进行一段时间。它需要有一个合理的故事,你也不可以一次过展现太多,最好的方法是让一个人被骗。(笑) 有时候,振永会在我们没有开玩笑时练习演技,他躺在床上说他生病了,而且不能呼吸。我想即使是单纯如灿多,现在也习惯了他的技俩。


我喜欢游乐设施,但我不喜欢速度快的机器。当我小时候看到我妈的车出了车祸后,我就有恐怖症了。我甚至不想去考驾照,安全是最重要的,经常要小心!

大家看完整个专访后有更了解 B1A4 了吗?他们每个都有著自己的特色,大家要一直支持他们喔!(灿笑)



我的名字是攻灿。我的真名是孔灿植。


我在1993年8月14日出生。我有一个在念国二的弟弟,他很不习惯在电视上看到我。我想是因为我在家里是最大的,所以有点强硬,但我在电视上是可爱的…(笑)即使是我的朋友也会怀疑他们认识的和电视上的是不是同一个人,我在学校很安静的。

玲音:(第一次看到燦兒真的給我這種感覺XDD)


在拍 "Baby I’m Sorry" 的 MV 时,是我第一次尝试从后面去抱一个人。我记得我告诉自己站在前面的女演员是我真正的女朋友,然后集中。(笑) (Baro 再度乱入:我们都吓到了,因为他做得很好,就像因为以前的经验而很自然就出来了…)
我的梦想是成为歌手,但我没有很多机会去参加徵选会,因为我住在郊区。有一天我收到了公司我电话,他们在网上看到我的照片后叫我去试镜。那照片…是我的自拍(笑)。在我们的社区里,我不是什麼很有人气的人。

(接上面攻灿)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是帅气的。每次朋友们说我好看的时候,我都觉得他们只是开玩笑。我念的是男女校,但那里没有很多女生喜欢我。(CNU:我第一次在人行道看到攻灿的时候,我觉得我看到了一道光。真的,我没有开玩笑。)


在跟哥哥们玩「剪刀石头布」的时候,我一般都不会输。我知道他们的规律,CNU 每次都有他自己的模式,但有时候会因为失误而输了。灿多的规律是最简单的,他大多是出剪刀。每次玩「黑手党」游戏的时候,很容易就能猜到他被选为间谍,但他一直说他不是,真的很有趣。

所以有时候我们会顺著他的说下去。(灿多:哗…所以你每次都在耍我?)


灿多不知道任何足球员。我记得有一次我们玩足球游戏的时候,他一直在说 Roneldo 是最好的,但他指的是罗纳度 (Ronaldo)。(大笑) (灿多:难怪没有人知道我在说什麼。)
当我去游乐园玩可怕的设施时,我会陷入冥想。在玩的过程我会闭上双眼…当它向下冲时,那些风在我身边,就像我的心一直在向上,然后如果心回到身体…那感觉很可怕。

我看到 CNU 自己驾驶后也想有自己的驾照。一次,我跟著 CNU 去他家前去了商店买东西吃,我坐在副驾驶座,他开车,看起来很帅。这就像「哗! 他有一辆车!」(笑)。他倒车的时候也是像电视的人一样的做法。我今年会去考驾照的,因为现在我是成人了。如果你是男人,你就应该去考驾照种类一。(振永:我有种类二的驾照,但我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。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koichi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